达芬奇:被误认为是拖延症晚期的多动症患者

广州日报    2019-08-21 22:30:44

今年是达芬奇逝世500周年。伦敦国王学院神经科学家Marco Catani在学术期刊《Brain》上发表了一篇文章,提供了大量关于这位旷世奇才有可能是一位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患者的证据。

达芬奇是艺术家,科学家,建筑师,解剖学家、发明家,他的天才被认为是一个不可思议的谜。但他真正留存下来的作品其实不到20幅。这和达芬奇特别擅长半途而废有关——他的创意特别多,但很多灵光闪现的计划,刚刚诞生,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速度夭折了。这也是达芬奇的手稿要比他的作品数量多得多的原因。


达芬奇自画像

让我们随便举几个例子:

达芬奇年轻时候,从小城芬奇搬到佛罗伦萨,在当时著名的艺术家安德里亚·维罗基奥的工作室工作。在那里得到了自己第一部被委托的作品,据说达芬奇做了很详细的准备工作……然后就放弃了。


安德里亚·维罗基奥

他离开了大师工作室,开始作为独立艺术家承揽项目。1478年,他接到一个活儿,为圣贝尔纳教堂画壁画。他获得了25弗罗林的现金预付款,但他从未交付过这个项目。

然后他就去了米兰。相比之下,在同一年龄,拉斐尔已经实现了80多幅画作,包括梵蒂冈的大型壁画。而达芬奇同学还近乎一事无成。


达芬奇绘制的菱方八面体

米兰公爵很赏识达芬奇,曾经委托达芬奇雕刻一件骑马雕像。十年过去了,他只完成了一个黏土模型,后来,这个模型被入侵的法国士兵用于打靶练习而损毁。

1494年初,达芬奇受米兰公爵的委托,为教堂画《最后的晚餐》。但达芬奇在这幅作品上充分体现了他变幻无常的气质和混乱的组织能力。达芬奇经常是中午才从家出发去工作,到了教堂,坐在脚手架上,拿起他的刷子,给其中一两个人物刷一两刷子,然后就走了。这也是为什么《最后的晚餐》从构思到完成,一共花费了16年的时间。


米兰公爵还……

不提了。总之达芬奇坑公爵的故事还有很多很多。米兰公爵在1499年结束了和达芬奇的服务合约,达芬奇在他的日记中承认“任何项目都没有为米兰公爵完成”。

突然好心疼米兰公爵。


米兰公爵画像

达芬奇非常清楚自己的毛病,但他应该也是拿自己毫无办法。后来他一直尽量避免画壁画,因为这项工作需要在涂料干燥之前快速执行,可在达芬奇的字典里,“快速”两个字是不存在的啊。所以达芬奇一直在研究画画的新材料以避免“快速”这件事,但这些材料大都不理想,因此导致了达芬奇画的壁画都非常的不好保存。


已知最早的达芬奇画作《阿莫谷》

在过去,有人分析,达芬奇的好奇心太大太旺盛了,这一方面促成了他非凡的创造力,一方面又让他不断分心,难以快速而专注地完成特定工作。弗洛伊德则认为达芬奇的这种奇怪的特质,源于他是个私生子。但现代神经精神病学提出了不同的解释。


《三博士来朝》手部习作

虽然对一个五百年前的人确诊实有难度,但现在我们有理由相信达芬奇应该是患有注意缺陷多动障碍(ADHD),也就是所谓的多动症。

ADHD是一种高度遗传性的儿童行为障碍,其特征是持续拖延,无法完成任务,思绪游荡以及身心不安。这种症状一般都是发作于童年,大约三分之二的ADHD儿童成年之后仍然存在行为障碍。达芬奇就是这样。


《猫、狮子和龙》手稿

而且,这个病症的患者还有一个特征——总是忙到停不下来,经常从一个任务跳到另一个任务,而且睡得很少。这些达芬奇也全部中招。他经常通过短暂小睡和醒来的快速循环来日夜不停地工作。

现代神经科学已经证明ADHD的发病和大脑部分区域的器质性变化有关。虽然我们没有办法给达芬奇来个脑扫描,但有很多间接证据表明,达芬奇的大脑构造跟大多数人是不太一样的。比如说,他是左撇子,他的记录本显示了他经常会有镜像拼写错误(类似于总是把b写成d),这些特征又被认为是阅读障碍的暗示。而大数据又显示左撇子和阅读障碍在患有神经发育疾病(包括ADHD)的儿童中更为普遍。

左撇子,阅读障碍,注意力缺陷多动症和艺术能力之间可能存在什么联系?

首先,认为ADHD和智力障碍有关是妥妥的误解。ADHD和智商没有必然联系。这个地球上出现过的人,比达芬奇更聪明的人可不多。但左撇子,阅读障碍,ADHD和艺术能力倒有一些关联。

一些流行病学研究表明,左撇子学生更有可能主修音乐和视觉艺术,而阅读障碍者在视觉空间辨别和视觉记忆的任务中往往表现出色。此外,不仅阅读障碍在艺术学生中比在其他领域的学生更普遍,而且具有阅读障碍的艺术学生比没有阅读障碍的艺术学生具有更好的心理图像3D可视化能力。但就像每一枚硬币都有正反两面一样,患有ADHD的人可能因超凡的思维漫游而灵感不断,然而,一旦项目的新颖性消失,他们的兴趣就会转移到其他方面。大多数患有ADHD的成年人都会受到症状的负面影响,即使他们具有很强的天赋。



《岩间圣母》

所以,不要再说达芬奇是一个挥霍自己的才能,并且对客户极度不负责任的晚期拖延症患者了。事实上,他时时刻刻都在和自己特质中强大的负面倾向做斗争,从未放弃过探索这个世界的美好和奇迹。从此之后,达芬奇又多了一个让人崇拜的理由——他远非完人,但从未被打败。除了他的天才,达芬奇也应该因为他的韧性而被我们铭记。


《勒达的头部》



如果你想了解更多广州美好生活方面的资讯,可以添加我们的微信公众号:诗意花城生活圈。

请扫二维码或者搜索“诗意花城生活圈”(微信号:huachengshenghuo)关注。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 金叶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 金叶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记者 金叶

广州日报全媒体视频编辑 温翔茵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李巧蓉 实习生 黄依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