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只为做好一件事!他用毕生所学为中国人建造地震“安全岛”

广州日报    2019-04-25 09:04:37

日前,中共中央宣传部、中央文明办等6部门发出关于评选表彰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的通知。事实上,在广州的各行各业,在你我的身边,就活跃着一群道德模范。他们或助人为乐,或见义勇为,或诚实守信,或敬业奉献,或孝老爱亲。《身边的道德楷模》栏目为你讲述这些可亲可敬的道德模范感人的故事。

"为什么地震来了,房屋都倒了?你们是工程师,房屋是你们建的吧?你们是怎么干的?"

在唐山大地震的废墟上,一位老大爷,哭着对37岁的周福霖发出了质问。这句话,连同巨灾的惨烈景象一起,反复敲打着周福霖的内心,令他充满愧疚。他暗下决心,一定想办法要建造地震中屹立不倒的房子。

40多年来周福霖一直在为这个目标奋斗。他开创的工程结构隔震减震控制技术,已历经多次地震考验,真正让房屋成了地震中的"安全岛"。不仅如此,港珠澳大桥、广州塔、北京新机场等重大工程也采用了减隔震技术保驾护航。

近日,记者对中国工程院院士、广州大学抗震研究中心主任周福霖进行了采访。

唐山大地震让他定下一生奋斗目标

周福霖自小就想建房子,大学考上了中南土木建筑学院(现湖南大学)。1963年大学毕业后,周福霖被分配到机械部第四设计研究院从事结构设计工作。

唐山大地震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1976年,大地震发生后两天,机械部选派周福霖到唐山去做调查。当时,他的女儿出生才不到3个月,周福霖有点犹豫。"我知道那里有很多死人,也很危险,但我想,这一辈子总要对社会做点贡献吧。"抱着这个想法,他只身前往唐山。到了唐山,眼前的惨烈景象令他感到震惊和恐惧。

过了几天,周福霖内心慢慢安静下来。白天,他拿着单位最好的苏联进口照相机,趴在废墟上照相,研究房屋怎么倒下来。有一日,周福霖正爬上一栋倒塌了一半的楼房3楼,突然,下面传来"咔啦咔啦"的声音。他赶快抱着一个柱子,剧烈摇晃中,跳楼也不是,不跳也不是,他闪过一念:"我的生命可能就到今天为止!"还好,余震停下来了,周福霖的命保住了。

傍晚,周福霖则去找幸存的人调查。一天,一位老大爷带着小孙子边讲边哭。"为什么地震来了,房屋都倒了?你们是工程师吧,房屋是你们建的,你们是怎么干的?" 时隔40多年,回忆起这一幕,周福霖还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这句叩问,同巨灾的惨烈景象一起,反复敲打着周福霖的内心,令他充满愧疚。"当时,我就在心里暗暗下定决心:我一定要研究建造出地震中安全的房屋。"

周福霖说,根据世界上几十次大地震的统计,地震中死亡的人90%是由于房屋倒塌造成的,如果能够让房屋不在地震时倒下来,那救的将不是一个人或几个人,而是千百万人。37岁的周福霖已经做了13年结构设计,决心半路转方向,他算了算:"三十几岁到八九十岁,还有几十年,我一定要攻克这个问题。"

受油毛毡启发提出隔震新概念

穿梭在废墟中的调查,很快让周福霖有了惊喜的发现,两栋4层楼的房屋没有倒塌。仔细勘察后,周福霖找到了原因:原来,这两栋房屋在墙底下有一个防潮层,是用柔软的油毛毡做的。楼房沿着油毛毡滑了四五十厘米,完好无损,里面住的人,也一个都没事,还全部成了当时救灾的主力。

这让周福霖找到了新思路:"如果地震来了,能够使房屋在下面滑动,房屋就能保下来。"

周福霖还发现,一些工业厂房的柱子间有一些"交叉支撑"。这些"交叉支撑"在地震来后会发生屈曲,把能量消耗掉,工厂屋盖也就得以保住。

唐山大地震以后,国家召开了第一届防震工程学术研讨会。周福霖在会上发表了演讲,提出了他的新思路。他说,房屋不要做得太刚太粗,要让它变得有柔性,以柔克刚,更有利于抗地震,可采用"隔震"或"消能减震"的办法减少房屋倒塌几率。

传统观念都认为,房屋要建得越刚越粗越好。周福霖的颠覆性提法,一石激起千层浪。"有人大加喝彩,也有人认为我在胡说八道,把我骂得狗血淋头,甚至不让我说话。"周福霖说,虽然遭受了非议,但他心里清楚,自己是有事实依据的,只是还需要证明。他如饥似渴地查阅很多资料,发现国外也有一些类似的观点,只是还没有用实验来论证。看的资料越多,周福霖越充满信心。他深感,自己的学术前进路上,即将面临着两大挑战,一场技术的挑战与一场思想观念上的挑战。

学成归国:要用所学为中国人建造“安全岛

1978年,邓小平提出派出出国留学人员。周福霖迎来新的机遇。一直坚持钻研业务看书学习的他,在机械部几百人的选拔考试中脱颖而出。经过国内一年的培训,周福霖选择了在加拿大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任教的世界地震工程学会主席当导师,导师被周福霖言辞恳切的申请信打动,很快就答应招收他。

1981年,周福霖开始了为期3年的留学生涯。不列颠哥伦比亚大学有一个地震振动台,周福霖最想做的,就是利用振动台做实验,来检验自己的设想是否成立。

他迫不及待地在振动台上设计了4层框架房屋,里面放上一个小洋娃娃,下面用滚珠做隔震。第一次实验时,周福霖特别紧张。先做没有隔震的实验,房屋晃动得厉害,洋娃娃马上摔下来了;再做隔震实验,洋娃娃一动也不动。"最惊喜的是,房屋的地震反应不是只降了30%或50%,而是降到了1/8,甚至1/12!"

实验结果,让周福霖断定,如果在房屋下面做一个隔震层,房屋就会成为地震中的"安全岛"。

1983年,周福霖拿到了硕士学位。此前他在机械部工作时的工资是54元人民币,在国外留学时担任导师的助手,每个月可拿700元加币。毕业后,他本来是有机会留在国外的,但他还是带着13个装满资料的大箱子回了国。

"如果留在国外无非就是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拿一份高的薪水,其他有什么?我当时老是想起我在唐山地震的经历,想起自己许下的诺言。我问自己,我要对谁做贡献?我必须要对中国人做贡献!"

技术推广:从"走投无路"到逐渐普及

学成归来,周福霖被提拔为设计院副总工程师。然而,他一心想继续自己的隔震研究,在设计院里天天画图,不是做研究的地方。1986年,周福霖调到广州,进入当时名不见经传的一所高校华南建设学院(西院),后来这所学校并入广州大学。周福霖说,选择高校,就是希望能踏踏实实搞研究做实验,以便实现自己的梦想。

在学校实验室里,周福霖借鉴唐山地震中的"油毛毡",研发出了柔软的隔震橡胶支座,一层橡胶加一层钢板,再加一层橡胶,再加钢板……隔震橡胶支座在地震时,可以减少震动,避免倒塌,而又不会使房屋滑走。"就像船在海上,船跟海底之间隔着水,水是软的,海床发生再大的震动,对船是没有影响的。"

周福霖的技术得以运用到实践中。1993年,国内第一栋采用隔震技术建造的房屋在汕头建成。次年,台湾发生地震,汕头其他地方震感强烈,住在这栋建筑里的人却不知道地震了。联合国称这是隔震技术的"第三个里程碑"。

新的技术出炉初期总会遇到抵制。为了推广隔震技术,让更多建筑能抵御地震,周福霖四处奔波演讲。广州大学抗震研究中心副主任黄襄云说,早些年只要有人说想做隔震建筑,不论多远,周福霖二话不说就会去宣讲。推广的路上,布满荆棘。周福霖说,有的业主或开发商一开始说要做隔震,等他们什么都做好了,却又临时变卦不做。这种时候曾让周福霖感觉"走投无路"。但沮丧过后,周福霖并没有放弃,依然在孜孜不倦地努力着。

他们的努力终有回报,如今,隔震技术的应用越来越普及,许多重大工程都采用了隔震技术,港珠澳大桥、北京新机场、云南新机场等都有隔震技术保驾护航。汶川地震后,重建的一些学校、医院也采用了隔震技术。几年后,这些建筑在雅安地震中都经受住了考验。现在,住建部、国家地震局都发了文,倡导要推广隔震技术。云南省还上升到地方法规的层面,要求一些生命线、学校、医院都强制性使用隔震技术。现在,全国已有1万多栋建筑采用了隔震技术。由周福霖团队主编的《建筑隔震设计规范》也即将出台。这将极大推动隔震技术的应用。

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

今年,周福霖80岁。在同事们眼里,周福霖一直是个勤奋、自律又亲切的人。他长年规律的生活习惯和锻炼保证了他良好的工作和生活状态。只要在广州,每天,他的生活和工作都是"雷打不动的"。早上打太极拳,吃早餐,9点钟到办公室,中午简单吃点午餐,又开始工作。下班回家后,和青梅竹马的夫人在小区散步。

回首40多年来的奋斗,周福霖说,过去传统的抗震技术,中国落后于其他国家。但在隔震技术发展上,他们实现了与国际的"并跑",他希望将来能够实现领跑。

他说,自己取得的一些成绩,只是因为他了解国家的重大需求。"我去做国家和人民需要我做的事情,这过程中也有很多机遇,让我有条件去做。假定我们国家到现在还很穷,我想自己也做不起来。"

周福霖说,现在年轻人创业创新,他非常支持。但他叮嘱千万不能浮躁。"要看准兴趣在哪里,特长在哪里,社会的需要在哪里,不做则已,要做就把它做到极致,做到最好。"周福霖说,"一个人一辈子只要做好一件事就足够了。十三亿人,如果每个人都做好一件事,就可以做好十三亿件事。"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林霞虹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庄小龙 实习生桂琦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董业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