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医生打“飞的”往返粤滇护送“心源”

广州日报    2019-04-24 17:26:09

一颗珍贵的心脏,跨越1300公里,救活广州38岁心肌病患者。

“前方的旅客请注意避让……”4月22日上午11点30分,在昆明长水国际机场候机楼里,机场地勤人员开着电瓶车往登机口方向疾驰而去。坐在电瓶车上的,是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血管外科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他们护送着昆明一位脑死亡患者爱心捐献的心脏,跨越1300多公里,正在争分夺秒地赶回广州。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4月24日从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获悉,这个珍贵的“救命心脏”最终成功令广州一位38岁扩张性心肌病患者江先生重获“心”生。 

与时间赛跑 乘当日末班机去取心

据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心胸外科主任郑俊猛教授回忆,4月21日晚上7点多,他们接到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发来的通知,显示有一颗合适的心脏匹配到该院的扩张性心肌病患者江先生。

“我们接到这个消息后,立即组织人员前往昆明。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各自从家里出发赶往机场,同时联系急救车把手术器械及保温箱送往机场,乘坐最后一班飞机过去。”郑俊猛教授介绍,医院移植小组人员反应非常迅速,从联系相关人员到坐上飞机仅用2个小时,尽管正处于周末休息时间,但所有人员均马上到位,在飞机起飞前登机,顺利在当天半夜抵达昆明。

4月22日上午7点多,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来到昆明市第一人民医院,认真查看捐献者情况并记录相关信息,为取心手术做准备。上午9点30分,取心手术开始,过程持续45分钟,心脏被顺利取出,装入充满保护液的无菌保护袋,并放置于装满冰的手提保温冰箱。获取“供心”后,两人迅速赶往机场。

机场南航一路绿灯 登机仅用13分钟

据了解,心脏离体后耐受冷缺血时间上限约为6-8小时,因此心脏移植手术的时间要求是最为苛刻的。即使在可耐受的时间范围内,缺血时间越长,器官的质量及器官接受者的预计术后效果越差。因此,越早让这些器官进入受体,移植效果就会越好。

器官移植对时效性要求非常高,转运“爱心”过程中存在太多不可控因素,比如交通状况、天气变化、人为因素等。为了保障心脏在最短的时间转运回广州,4月21日晚,郑俊猛教授就通过拨打服务热线联系中国南方航空,请求航空公司协助开通绿色通道。航空公司方面接到求助后,立即表示全力支持。

4月22日上午11点20分,梁石医生和张汝祥护士抵达昆明机场时,机场地勤人员已经在门口等候。两人跟随地勤人员通过绿色通道快速完成安检后,地勤人员用电瓶车把他们送到登机口。“从我们进入机场,通过安检到抵达登机口,仅仅用了13分钟时间。”梁石医生回忆道。

在飞机上,南航机组成员早已为梁石医生二人留好了座位。经过1小时50分钟的飞行后,飞机降落在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在机组成员的协助下,梁石医生二人获得第一个下飞机的“特权”,并以最快的速度登上医院派出的急救车从机场赶回医院。

 梁石医生(中)和张汝祥护士(左)登上回广州的飞机

  飞行途中,运送“供心”的手提保温冰箱被安置在专用座位

4月22日下午15点,“爱心”抵达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南院区手术室。1小时45分钟后,由郑俊猛教授主刀的手术进展顺利,心脏在江先生体内复跳,心脏收缩有力,患者生命体征平稳。18点30分,心脏移植手术顺利完成,江先生转入ICU。4月24日,江先生术后恢复良好,已从ICU转回普通病房。这颗千里迢迢空运而来的心脏,为江先生带来“心”生。

“与时间赛跑,为生命助力。非常感谢航空公司和机场为我们开通的绿色通道,他们的大力支持和帮助,让我们赢得了这场‘生命接力’的胜利。”郑俊猛教授表示,心脏移植不仅为终末期心衰患者带来了新生,对于心脏捐献者来说,他们的生命也以另一种方式延续,真正传递了“爱心”。他也呼吁社会各界关注器官捐献,希望更多人成为器官捐献志愿者,挽救更多终末期器官衰竭患者的生命。

延展阅读:

2016年5月6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公安部、交通运输部、中国民用航空局、中国铁路总公司、中国红十字会总会联合印发了《关于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的通知》,建立人体捐献器官转运绿色通道。通知明确了各方职责,目的是确保捐献人体器官转运流程的通畅,将因器官转运环节对器官移植患者的质量安全影响减少到最低程度。  

广州日报全媒体文字记者任珊珊 通讯员林伟吟、张阳
广州日报全媒体图片记者任珊珊
广州日报全媒体编辑  吴婉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