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到2022年将打造2万门“金课”

广州参考    2018-11-24 22:04:55

淘汰“水课”,打造“金课”!24至25日,第十一届“中国大学教学论坛”在广州增城召开。会上,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介绍,到2022年将打造2万门国家和省级“金课”,让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让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

各高校校长等1000余人参会探讨本科教育

“中国大学教学论坛”于2008年开始创设,每届均聚焦中国高等教育教学改革热点和难点问题,是国内高等教育界知名论坛。本次论坛由中国高等教育学会教学研究分会、全国高等学校教学研究中心、《中国大学教学》编辑部主办,广州大学承办。

过去,中国高校普遍存在重科研、轻教学的倾向,照本宣科的“水课”不少,不少学生逃课、挂科也不在乎。近年来,本科教育逐渐受到重视。今年,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全国教育大会相继召开,新时代“高教40条”、“六卓越一拔尖”计划2.0纷纷出台,“双一流”建设提出新要求,要强化人才培养的核心地位和一流本科教育的基础地位。

binary_middle (1).jpg
全国各高校校长、教务处长等1000余人参会

在此背景下,本届中国大学教学论坛聚焦“一流本科教育与一流课程建设”,剑指本科教育的痛点。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大良、广东省教育厅副厅长那佳、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校长杨宗凯,广州大学党委书记屈哨兵、校长魏明海、副校长郭兴蓬,教育部高教司、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广东省教育厅等单位领导和全国各高校校长、教务处长、教学院长、骨干教师等1000余人参会。

▉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大良:

灌输式教学让学生“吐槽”“逃课”

“当代大学生是跟互联网同生共长的新一代,他们是互联网的原住民,传统的‘一言堂’式教学已经无法满足、也难以适应学生的需求。如果教师还固守知识灌输式的教学理念与教学方式,就会被越来越多的学生所‘吐槽’,导致越来越多的学生‘逃课’、‘远离’教师。”中国高等教育学会副会长张大良说,课程作为高校人才培养体系中的最基本单元,是高校立德树人的重要载体,是专业建设的核心要素,直接影响着人才培养的质量。他认为,要以学生全面发展为宗旨优化课程体系,以提升学生能力为导向加强实践类课程群建设,以现代信息技术为抓手丰富优质课程资源。


张大良在致辞

张大良提出,要重塑以学习者为中心的新型教育教学生态。在互联网环境下的“翻转课堂”,其实是最好的学习方式,让学生从观看变为体验,充当“一小时老师”“一堂课老师”,这样将会促进学生主动探求知识,综合锻炼基本能力。为此,教师的角色定位要从过去学习资源的提供者转向学习资源的选择者和组织者,将在线课程元素融入教学,优化教学设计,适应当代学生的学习习惯,更好激发学生的志趣和活力。

张大良认为,近年来,“互联网+教育”“智能+教育”正在成为世界各国争夺下一轮高等教育改革发展主导权、话语权的重要阵地和焦点领域。中国在信息技术与课程、资源、教学相融合的在线课程建设方面起步较早、发展迅速,并取得了良好的应用效果。尤其是“爱课程”等一批慕课共享平台的兴起和发展,使中国在这一领域实现了从跟跑追赶、变道超车到并驾齐驱的两次跃升,进入世界领先行列,成为助推中国高等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抓手。

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

到2022年打造2万门“金课”  

吴岩在论坛上做了“建设中国金课”的报告。吴岩说,课程是教育最微观问题,解决的是教育最根本问题,但课程又是中国大学带有普遍性的短板、瓶颈和关键问题,中国没有一所大学的课程不存在问题。


吴岩做题为“建设中国金课”的报告

吴岩说,“淘汰‘水课’,打造‘金课’”已经写入了教育部文件。“‘水课’说严重点儿就是没良心的课。老师不用心教,学生也不用心学。要让这种课成为‘过街老鼠’,成为学生抵制的课,成为让老师羞于拿出来的课。”

吴岩透露,未来中国要打造五类“金课”:线下“金课”、线上“金课”、线上线下混合式“金课”、虚拟仿真“金课”和社会实践“金课”。吴岩透露,到2022年,将建设国家和省级两万门“金课”,涉及92个专业大类,630个专业。其中,国家精品在线开放课程是国家级线上“金课”,也是实现中国高等教育质量“变轨超车”的关键一招。吴岩透露,目前中国上线慕课数量达到8000余门,高校学生和社会学习者选学人数突破1.4亿人次,大学生获得慕课学分超过4300万余人次,西部高校选用慕课超过65000门次。

同时,吴岩说,虚拟仿真教学作为“智能+教育”的教学手段,可以解决学生实验、实习的老大难问题。比如,医学生不允许做手术,但通过“虚拟仿真”可以随意做。他透露,国家到2020年将建设1000项左右国家虚拟仿真实验教学项目。

“大学的天职是教书育人,大学的良心是潜心教书育人!”吴岩说,“要让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天天谈恋爱,‘醉生梦死’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一部分教师‘认认真真培养自己、稀里马虎培养学生’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一部分学校‘领导精力投入不足、教师精力投入不足、学生精力投入不足、资源配置不足’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川大前校长谢和平院士:

七成课程都是小班课 走廊、大厅都可交流互动

中国工程院院士谢和平今年刚刚卸任四川大学校长。他执掌川大15年期间,深受学生爱戴。在前不久公示的“2018年高等教育国家级教学成果奖拟授奖成果名单”中,谢和平领衔的“以课堂教学改革为突破口的一流本科教育川大实践”是特等奖拟授奖成果之一。论坛上,谢和平也分享了川大抓本科教育的做法。


谢和平

“课堂是教育教学的主阵地,只有课堂进行了革命,教育才能真正革新。”谢和平说,川大紧紧抓住“45分钟课堂”主战场,开展“探究式-小班化”课堂教学改革。从2011年开始,四川大学把新生按照25人左右规模编班,最少的11人一个班,由此学校教学投入翻一番。目前,开设小班课程9024门次、占总课程的70.5%,全面实施互动式教学、启发式讲授、批判式讨论,让学生真正“把头抬起来,坐到前排来,提出问题来”。

谢和平说:“学校下了很大决心推行这项改革,因为实施这项改革以后,老师的教学工作量就会翻一番,学校的教学成本也要翻一番。但我们认为,大学最核心的职能就是培养学生,我们把这个成本用在学生身上是最值得的,也是最应该的。”

同时,川大还投入经费2亿元,建成互动式智慧教室403间,占比80%。“走廊、大厅等公共区域都可以交流互动、讨论问题、推导公式,真正打造学术殿堂式的校园环境。老师进入互动式教室里上课,不互动都不好意思!”

谢和平介绍,川大还推进了非标准答案考试改革,实施全过程学业评价改革,把期末考试成绩权重降低到不超过50%,让“死记硬背”就能考高分在川大成为“尘封记忆”。

谢和平说,改革全面增强了课堂吸引力,探究式小班教学等系列课堂教学改革使前两排满座教室比率达97%以上。同时,学业评价“非标准答案考试改革”改革使学生课下也“忙”起来。

为了引导教师爱教乐教善教,川大从2014年设立“教学三大奖”,特等奖100万、一等奖50万、二等奖30万、三等奖10万。谢和平说:“以前我们可以让搞科研的富起来,现在也应该让搞教学的老师富起来。”

谢和平认为,办最好的本科教育是一把手工程,校长要亲自抓、用心管,同时要舍得在教学上投入,因为投在教学上,就是投在学生身上,就是投在国家的未来发展上。

文、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林霞虹 通讯员 广大宣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张鸿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