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原孕妇大出血!广州援藏医生30小时驰骋900公里救命

广州参考    2018-08-28 11:04:57

“胎盘早剥,未见胎心搏动,产妇失血量已经超过4000ml!”8月22日,一位名叫金卓的35岁藏族高龄产妇被紧急送到了仲巴县卫生院。跨越900公里,历经30个小时,经过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仲巴县卫生院和日喀则人民医院的共同努力,目前这位产妇已经转危为安。

胎盘早剥无血源 高龄产妇危在旦夕

当天下午16时,中山大学孙逸仙纪念医院国家援藏医疗队队员妇产科医生付帅接到电话,说隆嘎尔乡有一位胎盘早剥的孕妇正在送来仲巴县卫生院的路上,产妇出血已达2000ml,生命危在旦夕。付帅当即请求仲巴县卫生院派出救护车去迎接产妇。

晚上22时45分,救护车在大雨中回到卫生院。援藏医疗队队长肖治宇副教授和仲巴县卫生院普琼院长将产妇推至病房检查,B超结果显示,产妇宫腔内已有大量凝血块,未见胎心搏动,付帅医生判断产妇为胎盘早剥并且胎儿已经死于宫内。送至医院前,金卓已经失血近2000ml,但是仲巴县卫生院没有血源和采血袋可供使用,就连最近的血站也在600公里外的日喀则市。金卓已经出现了失血性休克,若不立即进行手术取胎止血,等待患者的只有死亡!但是要开展手术,最大的风险是麻醉那一关,患者随时会发生DIC(弥散性血管内凝血)的危险。

医疗队和普琼院长经过协商后,在患者丈夫的同意下,顶着巨大的风险,决定采取手术。晚上23时30分,患者进入手术间,援藏医疗队队员吴贵云医生根据自己多年的临床经验,根据当地仅有的手术设备,采用对患者血流动力学影响最小的药物和麻醉方式开始麻醉。在大家齐心协力下,金卓挺过了麻醉的第一关。随后,付帅争分夺秒,快速地清理已经完全剥离的胎盘和宫内积血。为了保住产妇已经发紫的子宫,付帅决定使用从广州带来的宫腔压迫止血球囊为孕妇止血。

不到一个小时手术顺利结束,而这时患者的出血量已经达到4000ml,相当于全身的血液都已经流尽。在术毕2小时后,吴贵云医生凭借其高超的麻醉技术终于移除了气管插管,但如果没有血源,金卓依然随时面临着生命危险。

最后,大家决定在充分准备急救药品和设置的情况下,由吴贵云医生全程监护、当地妇科医生德青、护士长边拉一块陪同送金卓前往600公里外的日喀则市找血,这可能是患者幸存下来的唯一希望。

生命之路两次遇阻 援藏医生不言放弃

凌晨3时,气温6℃的雨夜,救护车载着金卓出发了。不料,在离仲巴县50公里的地方,泥石流冲断了前往日喀则的国道,救护车只得返回原路。

医生们联系了所有附近的血站,了解到阿里血站存有400ml的血源。凌晨6时,付帅、吴贵云和卫生所的拉边护士带着金卓,驱车前往600公里外的阿里血站。

出发一小时后,付帅接到消息,去往阿里的路也被泥石流冲断了。救护车只能原地等待县里安排救援队的到来。

在等待了近3个小时后,付帅又接到消息,前往日喀则的国道复通。考虑再三,付帅决定再搏一次,调转车头前往日喀则。

30个小时不眠不休 产妇终于成功获救

在前往日喀则的路上,要攀越9座大山,德青医生和边拉护士密切观测着金卓生命体征,吴贵云医生指导着病人的输液和治疗药物的运用,付帅医生观测着患者的妇科术后情况变化。随着海拔的降低和合理的医疗举措,意识消失了近20个小时后,金卓奇迹般地恢复了意识。

救护车在泥泞的道路上奔驰着,暮色又一次降临在藏南高原,距离早晨出发已过了13、14个小时,所幸金卓的精神状态尚可。晚上22时,救护车终于成功抵达日喀则市人民医院。人民医院的狄院长、ICU重症监护室和妇产科的医师们也都早早地等候在医院门口,救护车一到,他们就立即将金卓送往手术室。目前,经过日喀则市人民医院医疗团队的治疗,金卓的身体已经逐渐好转,各项生命体征良好。

从隆嘎尔乡到仲巴到日喀则,900公里,30个小时不眠不休,他们终于从死神手中抢回了金卓的性命。

文: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周洁莹 通讯员 刘昕晨、刘文琴、黄远昭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董业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