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文:从增强青年环保意识做起

广州参考    2018-05-21 08:47:03

广州市绿点公益环保促进会秘书长袁淑文:

高考之后我与“化学老师梦”失之交臂,却被与环保相关的第二志愿——华南农业大学的农业资源与环境专业顺利录取。大学毕业后,我开始从事环保教育事业,到如今整整15个年头,我现在经常会给大学生、小朋友们上环保课,回看当初的机缘巧合,某种意义上来说,通过环保这项事业,我也实现了当初的“教师梦”。

毕业后的十年间,是我的学习期也是沉淀期。最初,我在广州市环保局宣教中心担任一名宣教员,那是由一辆50多座大巴改造而成的宣传车,不管风吹日晒雨淋,每天跟着车到处跑,去社区、学校、广场等进行宣讲。同时担任《珠江环境报》的记者和编辑,向公众普及环保知识。

印象最深的是2008年,我离开宣教中心去了香港一个老牌环保组织。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一个成熟且成功的本土环保组织是如何运作的。他们在解决一条河流的保护时,会考虑到政府、商界、农业、个人等社会不同方面一系列的问题。当时,我深刻地体会到了环保不是一个单一的议题,它会“牵一发而动全身”,涉及整个社会的方方面面,也正是这种系统性的思考方式,让我确定了“绿点”的一个核心理念:就是要通过影响未来的决策者去影响整个社会。

也就是说,参与了“绿点”环保公益活动的大学生,未来不一定要投入环保事业,他可以从事任何一个行业,但环保意识的植入,则会伴随他一生,并指导他在以后的工作生活中去解决与环保有关的问题。

“绿点”在2012年成为了广州市第一家成功注册的民间环保社会团体,作为绿点的发起者,我在2013年竞选上了秘书长这个职位,这同时意味着更多的责任。刚一上来,我就面临着筹不到款的困境。其实,2010年之后,当时的社会资源会更加倾向于投给那些立刻能解决问题的机构,而对于青年环保意识教育这种短期不见明显成效、长期不能保证成效的做法产生了质疑,支持我们的资源大大减少。当时,身边的许多同类的环保公益组织都陆陆续续地转型了,我们组织内部也出现了不同的声音去讨论和反思,到底要不要改变初衷,转型成为一家能够解决问题“立竿见影”的组织?但我始终认为“绿点”不能变,如果所有的组织都去举报、去治理,环保教育的工作谁来做?教育也是一种力量,虽然温和但却更加持续。所以,我投了坚持下去的那一票,许多愿意继续坚持的人最终都留了下来。

后来,我的生存思路就是根据需求帮助他们策划各种各样的活动,在政府、企业做宣讲,在学校举办活动这样的方式,得到了许多愿意合作机构的持续支持,度过了那一段艰难岁月。

“绿点”从2007年创办之初链接了30多家环保社团,到如今链接了70多家社会团体、170多家中小学和40多家长期合作的政府、企业、公益组织,我们自己的努力是一方面,另外很重要的一方面是,广州的公众对环保议题的关注度也越来越高,也让环保教育得到了更广泛的认同。

文、图:广州参考·广州日报记者 赵方圆、杜娟
广州参考·广州日报编辑 潘慕英